• 唯物辩证法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的,不是按什么理论为依据,人们的争论,就是从客观来证明理论的真伪,你给人家戴上有色眼镜,别人还怎么实事求是? 2019-08-20
  • 主人遗弃、行业混乱 狗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 2019-08-18
  • 把过去私有制基础上的“阶级分析”生搬硬套到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无阶级社会,是张冠李戴、睁着眼睛说瞎话。 2019-08-16
  • 作家曾国民昨日宣布参选 已有12人表态角逐台北市长 2019-08-13
  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8-13
  • 证监会查获一起跨境操纵股市案 涉案金额近33亿元 2019-08-12
  •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,一般会落入:资本市场、来料加工、吃喝玩乐消费、房地产疯涨,等经济基础不牢的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 2019-08-12
  • 埃德华多·萨瓦林:半路分手的脸书创始人 2019-08-11
  • 六一记忆:不同的年代 同样的快乐 2019-08-11
  •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?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! 2019-08-10
  •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“里程焦虑” 2019-08-04
  • 昌吉市启动百日文化旅游活动 2019-08-03
  • 一语惊坛(5月24日):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,从中国智慧中汲取营养。 2019-07-24
  • 端午出行怕拥堵 别慌,这里有一份出行指南 2019-07-24
  • 中宣部理论局中组部干部教育局向党员干部推荐学习书目 2019-07-23
  • 彩票开奖查询排列5 - 网游小说 - 燃钢之魂在线阅读 - 第三章 传火与灭火 (7000)

   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:第三章 传火与灭火 (7000)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管这些,大审判官阁下,您说这么多,又有何意义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于灰烬教团的老者,格洛恩审判官那颇具煽动力的话,阿尔法沉默了片刻,然后便嗤笑着摇头道“说到底,我不过是个愚蠢的连你们的陷阱都看不出来的家伙,如今还落在你们掌中——你们想说黑的就说黑的,想说白的就说白的,我也不可能说不,不是吗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出这句话后,阿尔法便在心中叹了口气——灰烬教团之前不抓捕自己,是因为他们需要自己来寻找这个‘水晶方尖碑’,而现在,他们的目的达到了,那么自己的存在还有价值吗?自己妻子,儿女的安全,还能得到保证吗?说真的,这点真的是一点保证也没有,灰烬教团虽然是整个闪耀区域都闻名的正教组织,但却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你的作用就这么一点点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,格洛恩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“阿尔法学士,别太过小觑自己的价值——你觉得是什么人,都能轻易穿梭遥远的黄昏区,来到无光带,就像是命运指引一样,没有遇到任何混沌魔物就来到自己的目的地,最后更是毫无风险的跨过这水晶方尖碑的所有安全设施,来到这史前遗迹的最深处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普通人能够生出你女儿和你儿子那样的天赋奇才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阿尔法立刻抬起头,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老者,目光简直可以说是可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格洛恩却不以为意,他对着周围的守卫摇了摇头,示意他们不需要继续待在原地护卫,而是让他们去探索一下这个大厅的角落——在守卫都离开之后,白审判官便示意阿尔法跟上自己,然后大步走向这个大厅的中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恨不得一刀杀了格洛恩全家,但是阿尔法实在是想要知道自己女儿儿子的消息,所以便也只能跟上,格洛恩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头也不回的说道“放心好了,阿尔法学士,你的女儿,儿子,还有你的妻子都很好,倒不如说,他们在灰烬教团的生活条件可比你在学识之都能的好得多,毕竟,我们需要你女儿的力量,来移动群星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移动……群星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阿尔法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种想法,比如说黄昏区域大规模出现的恒星消失事件,愈扩大的无光带,灰烬教团的最终目的,以及自己老师等人的目的——但是最后,千言万语都凝聚为一句话“你们把我女儿怎么样?!什么移动群星,西伯雅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西伯雅·法尔斯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——你想这么说对吗?但是大错特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格洛恩虽然看似老迈,但毕竟是极意级的强者,阿尔法即便是怒火冲天,也打他不过,但他也没有多刺激阿尔,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“放心好了,西伯雅如今在教团内是近乎圣子的地位,没有人敢于对她怎么样,而你的儿子虽然没有那么惊艳绝才,但是也是能适应神之器力量的天赐者。你的妻子就更不用说了,她甚至不知道你的动向,只知道你可能出了远门,如今正高兴的带着孩子,沉浸在他们成才的喜悦中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,那只手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四万年前我们就有完善的克隆技术——而你甚至没有去检查一下那只手是不是你孩子的,浪费了我们技术人员的力气,真的是太容易轻信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,但是根据格洛恩到来之后,就一直没伤害自己的举动,外加对方的语气太过随意,反而不像是撒谎,阿尔法那原本涌动的仇恨就这样卡壳了半响……当然,他也很清楚,对方就是靠语术来回勾起又打消自己的仇恨之心和愤怒之心,消磨他的对抗意识,以便在此之后更好的撬开自己的嘴巴,但比起这个,他更想知道自己亲人的近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可惜的是,格洛恩不在多说,他只是继续朝着大厅的中央迈步,然后抛出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,阿尔法学士,这个世界上,是曾经有神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,五万年前一直到十万年前,这漫长的五万年,一直都是诸神的时代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忽视对方‘你在说什么废话’的语气,格洛恩继续道“但是五万年前,众神时代唐突落幕——所有神都失去了神力,自然,?们都消亡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先,是战争之神,然后便是决斗之神,谋杀之神等一些和战斗,杀戮有关的神?,率先失去神力,然后便是各种地域神,造物神——最终,所有的神?都失去了自己的神力?;医掏拍歉鍪焙?,还是不同神?的教团,侍奉天父的组织,所以我们详细记载了每一位神明失去神力的时间和顺序,而从那时起,众多浮空都市就这样从天坠落,化作废墟尘埃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理解吗?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内,所有神?全都66续续的失去神力,而我们神?没有时间做好预警准备——昔日大天神山上的神殿全部荒废,而以其为中心建造的神力传送网络也全都消失不见,我们的国度被遥远的距离分割,我们的城市一个接着一个毁灭——我们曾经拥有过的璀璨连带,就因为神力与诸神的离去,而彻底的终结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时,格洛恩的语气,是浓浓的惋惜,但他看上去并不像是惋惜诸神的逝去,而是惋惜逐光者文明的衰弱“我们的文明从辽阔无垠的黄昏区域,完全收缩回闪耀地带……但是那时你猜我们现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闪耀地带,也在收缩变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人已经来到了大厅的中心,他们的头顶正上方,便是那个沉睡着金少年的水晶棱柱——而格洛恩回过头,与难以抑制自己惊愕之色,以及面露些许恍然的阿尔法对视,他的语气平淡“仅仅是两百年的时间,闪耀区域的面积,就缩小了二十分之一,而且这个缩小的度还在不断地加快!依照这种趋势,只需要一千年不到的时间,所有的逐光者,恐怕就要生活在永恒的黄昏,乃至永恒的黑暗中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但是五万年过去了,闪耀地区仍然存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个事实,以及对方口中‘移动星辰’的说法,一种可怕的可能性涌上阿尔法心头,他与格洛恩对视,然后缓缓地说道“所以,你们就移动其他地方的星辰……来到闪耀地区?你们就是这样延续闪耀之火的吗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准确的说,不是我们,而是诸位星辰圣子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白的大审判官面容平静,他低声赞颂了一声天父,然后便继续道“在最绝望的时刻,灰烬教团的诸位创始人现了,在这个即将熄灭的世界中,逐渐出现了一些极其特殊的孩子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她们——对,这些特殊的孩子,基本全都是女孩,在某些可以单性繁殖,亦或是多性别的逐光者种族中没有这个限制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些特殊的孩子,都有着孕育后代的能力。而她们……她们能控制星辰的轨迹,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钢之大地,加恒星成型的度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很奇怪,对吧?不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,这就是事实,而我们也不清楚当初的创始者们是如何现这一点的……总之,一开始,我们称呼这些孩子为‘牧星者’,亦或是一切强大神?的转世,因为她们的命令可以控制这个世界,驱动星辰的行动,但是后来我们现,比起‘驱使’,这些孩子更像是‘引导’,亦或是‘希望’星辰朝着她们想要的方向移动,而并不是命令与控制,所以现在,我们称呼她们为星辰圣子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轻描淡写,但是阿尔法可以想象,在那个失去了众神,迎接混沌入侵的时代,现了闪耀地带的区域正在急缩小的那些逐光者们,是多么的绝望,而他们现‘星辰圣子’后,又是多么的喜悦——这种绝境逢生的振奋,绝不是他们这些后来者能体会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格洛恩的语气,也显得真挚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灰烬教团,一直都在尽可能的现,培养更多的星辰圣子,我们从黄昏区运送恒星,进入闪耀地区,为中央区新的薪火……五万年过去了,我们的文明还在延续,我们没有迎来火焰熄灭的黑暗时代,仍然如同灰烬一般,顽强的燃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知道了吗?阿尔法大学士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‘灰烬教团’,才是一直试图拯救整个世界的存在!而你的老师,还有你的上司,都是我们没有现,最近才知晓的‘星辰圣子’,她们也都拥有控制星辰的能力,但是她们却不愿意将这份力量贡献出来,为我们整个文明的延续添砖加瓦,反而还一直暗中破坏我们寻找其他星辰圣子的行动!这是和所有逐光者敌对的行为,是近乎混沌的行径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加入我们吧——你的老师不愿意为文明贡献自己的力量,我们理解这种自私,但是我们希望,你能抛下成见,成为我们中的一员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阿尔法在震撼之余,也重要将一切线索都连上了……为什么卡尔利斯老师会对自己的女儿那么关照,为什么恒星消失这么大的事情,也没有在万国联盟掀起什么波澜?这还不简单——高层都是闪耀区域的居民,他们肯定毫无犹豫的支持这种掠夺黄昏区恒星的行为??!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基本上所有人的行动,都合情合理了起来,而灰烬教团之所以前期高压胁迫,而现在对自己这么温和,恐怕也是知道我没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背叛老师,所以找个机会跟踪过来,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尝试说服自己,做个间谍,亦或是顺藤摸瓜,找到老师他们隐藏的据点,进而得到老师他们手中,更多的星辰圣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能说得通……除了一件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的都对,大审判官阁下,我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——为了延续闪耀地带,我们文明真正核心圈的存在,即便是黄昏圈的恒星被掠夺一空,无数殖民地都毁灭,其实也都没什么关系。毕竟,我熟悉的,认识的人,全都生活在闪耀区域,这一切都对我有利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这个水晶方尖碑究竟是什么?你们为什么要跟踪我来到此处,并且像是一直都在寻找它一样,而这个沉睡在方尖碑中的生命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道,阿尔法抬起头,看了眼头顶水晶棱柱上,那密密麻麻的铭文与符文,还有闪耀又聚合的光芒,他的语气低沉了下来“而且,星辰圣子究竟是怎样控制那么多的星辰的?你们一直都不肯告诉我西伯雅的情况,只是说她是圣子,被重视……但她活的好不好?开不开心?辛不辛苦?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?作为一名父亲,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一点而已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的问题太多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格洛恩叹了口气“这水晶方尖碑……我只能告诉你,这方尖碑其实算得上是一种‘加强信号塔’,大天神山处就有一座,至于沉睡在这里的生命……那壁画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?一位万物创始之初时代的七神圣职者,一位与天父一同抗争混沌的伟大英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想要唤醒他?”最后,阿尔法用颇为干巴巴的语气道“让这位沉睡的英雄为你们效力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,或者说,我们想要唤醒的不是他——但是,现在的我们需要他的力量,不然的话,单单凭借那些不久之前甚至还是普通人,乃至小女孩的星辰圣子,怎么操控亿万星辰的流动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格洛恩看了眼阿尔法面无表情的面容,白的审判官不禁叹了口气“看来,你还是不打算合作,对吗?明明我都如此耐心,如此温和……为什么你们都不能理解?在这个火焰将要熄灭的黑暗年代,一切手段都是必须的,我们倾尽一切,延续了数万年的火焰,一代代教团兄弟姐妹的牺牲啊……为了我们的文明,教团的确行诸多罪恶之事,可我们不会后悔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倘若我可以,我真的希望自己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着,格洛恩挥动右手,而他的手掌之间伴随着火星燃起,瞬间就化作了一把烈焰长剑,他慢步靠近阿尔法,最后一次申明道“阿尔法学士,你是逐光者,我不会杀你,但是我们会将你洗脑,让你的知识和身份为我们所用。最好不要反抗,我会尽可能用力轻一点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们的确为了拯救逐光者的文明而奉献一切,但是比起你们,我更愿意相信我的老师,还有我自己的本能!感谢你的讲解,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面对朝着自己逼近,实力高出自己一个大阶级的格洛恩,阿尔法的身体都在不可抑制的颤抖,但他仍然坚定的站在原地——这位耳朵顶端已经变尖,身体表层更是被一层薄薄银光所覆盖的男人,就这样突然抬起头,然后对着那悬挂在大厅顶端的无尽光辉,大声说道“赞美主宰!中止休眠温养程序!活化修复光柱!开启唤醒流程!”(银妖精口音的迈克罗夫通用语)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名的教皇,史前的英雄——这群穿红黑袍子的人,想要把你当电池??!”(银妖精口音的迈克罗夫通用语)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(逐光语)

            白的老人一时间愣住了一瞬,他隐约间感觉阿尔法说的这语言有点熟悉,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一些类似的片段那样……但很快,他就察觉不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,一股无比强大,无比磅礴,甚至,越了寻常神?,抵达一种‘极限’的磅礴伟力,正在在场所有人的头顶复苏,醒来,洋溢着自己恐怖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嗡————低沉的嗡鸣声传来,仿佛就像是震动着整个方尖碑,整个世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,怎么回事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搞不清楚缘由,但毫无疑问,这一切和那突然开口,说出不知名语言的阿尔法有关!格洛恩历经百战,当机立断,全冲向阿尔法——但是,当他在最后都没有起杀心,只是想要说服洗脑阿尔法的时候,就注定了这个结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,伴随着凝固的银色水晶棱柱,伴随着仿佛玻璃破碎般的清脆碎裂声中,化作一个贯穿整个大厅乃至方尖碑的光柱,那个沉睡在水晶中的浅金色长少年,就这样轻轻地睁开自己的双眼——巨大的心跳声传来,轰隆震鸣,而就在这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充满生机的声音中,少年握紧了自己的双拳,他迷茫,然后恍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啊——竟然已经过去如此漫长的时光?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这无所谓,因为,他已经从漫长到足以遗忘一切的时光中,从久远到仿佛死亡的永眠中,苏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低下头,金少年双眸中的光芒很温和,就像是初夏的晨曦,亲切而温暖,注视着这大厅中的众人,他笑了一声,然后眨了眨眼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然后,所有的光芒,,所有人的行动,便都停滞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秩序之间,还在持续着纷争的轮回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直到这时,被停滞在原地,维持着朝阿尔法冲锋姿势的格洛恩,才回忆起自己究竟在哪里听到过这种语言——那是一种古老的神语,传闻是天地创生之初,一部分神?所用的语言……而且,比起那些流传下来的神?之音,眼前这位少年口中的语言却更加古朴,语气也更加温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们争论的缘由……哪怕是正确与正确之间,也总是要分出高下,只要不是强者,就必定要面临两难的抉择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唯独清除混沌这点,是所有秩序之间都永恒一致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萦绕在大厅顶端的七彩光泡,就这样汇聚在少年的身后,而光芒凝结,化作纯白色的长袍笼罩在其身,他向前迈出一步,磅礴的圣光便如同海啸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澎湃而出,朝着整个水晶方尖碑的上下两端贯穿而去!

            水晶方尖碑之外,无光带之中,能看见,那座掩埋了整个方尖碑的混沌尸骸之山上,开始有如同血管伤疤一般的裂缝迸裂,而一道道圣洁的光辉从这些裂缝中迸而出,它们就像是一柄柄利剑,一个个道标——而随着整个山体都被庞然的圣光破碎之后,那无比巨大,无比庞然,高达二十四光分的巍峨山体,就这样轰然崩落褪去,而一道明亮无比的圣光从方尖碑的顶端射出,被加强增幅,最后化作贯穿无光区无穷黑暗的光柱,抵天支地!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在逐渐朝着无尽远方扩散的巨大地震,无穷升腾而起的烟尘里,一座威严壮观的银色方尖碑,就这样从古老的岩层与历史中脱出,屹立于大地之上,耀眼的圣光,照彻千千万万公里,无数混沌魔物仅仅是接触,就全都化作飞灰!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方尖碑内,同样被停滞的阿尔法却与惊怒交加的格洛恩对视,他的目光中满是畅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得懂这些铭文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自从进入方尖碑内,阿尔法就一直觉得,有一种本能正在自己的血脉中苏醒,之前看壁画的时候,他就感觉自己似乎隐约看得懂那些复杂的铭文,随着时间推移,这记忆和知识就愈清晰——真的多亏格洛恩一直想要说服他加入灰烬教团,不然的话,他说不定还等不到能看懂那悬挂在大厅顶端,水晶棱柱旁边的铭文文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每隔三天清扫一次灰尘

            休眠温养程序不要忘记检查

            开启唤醒流程之前,记得先活化修复光柱,不然沉眠者很难自己出来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要忘记大声赞美主宰(强调)

            (银妖精还没想好要加什么需要提醒的事情)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系列的铭文,如果不认识也就罢了,但是认识之后,阿尔法却现这些字写得歪歪斜斜的,而且字体一大一小,完全看得出来写这段文字的生命压根就没想过美观这一回事——但是管它!唤醒这个未知沉睡的生命,或许就是老师让自己来到这里要做的,能够看懂这些字写得极差的铭文,毫无疑问是只有自己能办到的事情!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方尖碑之外,无光区深处,另外一座山峰的顶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小家伙干的很不错,又一位老朋友苏醒了,还和我们这些中途觉醒,没有力量的家伙不一样,他持有足以改变目前局势的力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身着褐色的干练探险家服,银红眼,皮肤白皙,如果不是戴着一个古怪眼罩望远镜,完全说的上是美人的知名学士,卡尔利斯男爵凝视着远方那正在冉冉升起的纯白光柱,她颇为感慨的自语道“话又说回来了,唉,我是真的想不明白……为什么人类中,总是会出现一些对妖精情的奇葩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搞错了一点,据我所知,这一次应该是妖精先对那个小家伙的先祖告白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卡尔利斯的身侧,同样银红眼,只是皮肤略显健康的褐色的皇家大学时迈克罗夫摇了摇头手指,啧啧到“你们那边的种族比较纯净,而我这里混血的可就多了去了——需要我说说当年美人鱼是怎么和人马混血,造就出海马一族的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免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被自己友人口中跌破寻常人类三观下限的事情所震惊,卡尔利斯顿了一下,然后才继续看向水晶方尖碑,她的语气颇为感慨“看来,我的确没有看错——在这钢之大6兆兆京京众生中,他的确是唯一一个完全觉醒了银妖精血脉,持有这‘银之世界’内部管理权限的家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所有银妖精都牺牲在五万年前的混沌之战,剩下来的一部分又自愿转换为‘神机’后,这大概就是那家伙眷族最后遗留的血脉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能吸引钢之蟒转世的家伙,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。比起这些,他现在还和灰烬教团那群人待在一起,没问题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耸了耸肩,没办法将美人鱼,人马和海马之间的血脉秘闻讲下去,迈克罗夫看上去有些兴致缺缺“假如伊格尔一不小心,让他们把你的学生杀了,这最后的银妖精权限可就没有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谈伊格尔有没有这么迟钝,哪怕是死了,复活便是。更何况,灰烬教团不会这么做的,虽然他们的手段肮脏丑恶,灭绝人性,但是,他们也是真的为了拯救世界而努力,这一点,和我们是一样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道,卡尔利斯与迈克罗夫两人同时缓缓升起,她们的身躯被包裹在银色的光芒之中,有迁跃的光辉正在朝着远方圣光信标的方向闪耀,而在迁跃离开,前往方尖碑所在之处时,能听见卡尔利斯最后的声音传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如果说,他们的目的,是‘续火’的话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的目的,便是‘灭火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薪尽火绝之日,烈焰重燃之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终将到来,必将到来,且即将到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们坚信着。

    彩票开奖查询排列5
  • 唯物辩证法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的,不是按什么理论为依据,人们的争论,就是从客观来证明理论的真伪,你给人家戴上有色眼镜,别人还怎么实事求是? 2019-08-20
  • 主人遗弃、行业混乱 狗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 2019-08-18
  • 把过去私有制基础上的“阶级分析”生搬硬套到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无阶级社会,是张冠李戴、睁着眼睛说瞎话。 2019-08-16
  • 作家曾国民昨日宣布参选 已有12人表态角逐台北市长 2019-08-13
  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8-13
  • 证监会查获一起跨境操纵股市案 涉案金额近33亿元 2019-08-12
  •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,一般会落入:资本市场、来料加工、吃喝玩乐消费、房地产疯涨,等经济基础不牢的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 2019-08-12
  • 埃德华多·萨瓦林:半路分手的脸书创始人 2019-08-11
  • 六一记忆:不同的年代 同样的快乐 2019-08-11
  •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?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! 2019-08-10
  •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“里程焦虑” 2019-08-04
  • 昌吉市启动百日文化旅游活动 2019-08-03
  • 一语惊坛(5月24日):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,从中国智慧中汲取营养。 2019-07-24
  • 端午出行怕拥堵 别慌,这里有一份出行指南 2019-07-24
  • 中宣部理论局中组部干部教育局向党员干部推荐学习书目 2019-07-23
  • 福彩快乐12开奖73期 本彩新疆11选5 三中三透码论坛 电子游戏的发展史 20选5复式中奖金额 好运来平肖论坛 上海选四和值基本走势图 爱彩通11选5软件 广东时时彩11玩法介绍 快玩三张牌可以退钱 乒乓球世界杯2019比赛时间 刮刮乐宝珠 十一选五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极速飞艇上迪士尼